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律资料 >

看图说话——我插队时用过的劳动工具分析_图文

看图说话 ━━我插队时用过的劳动工具
前言 看图说话向大家列出我在西丰曾经使用过的十多件劳动工具, 沟友们对这些工具的大部分都是非常熟悉,在这里展示出来,有些班 门弄斧之嫌,因为尘封在每位沟友记忆深处曾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劳动 工具,都是他(她)们心中的最爱,都是那样的完美无暇,只不过没 腾出时间拿出来晾晒罢了。本人没有绘画基础,用电脑绘图也是在学 习中,文中的图片权当做示意图吧。况且,由于时间过于久远,对劳 动工具和劳动程序的描述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,恳请沟友给予指正。 我 1968 年到饶河县西丰大队插队落户。这些工具,有的我用 过几年,有的只用过一两次,但是它们在我的心目中都是同样的光彩 夺目,记忆犹新:因为是它们让我稚嫩的双手打起血泡最终磨成老茧; 是它们让我把青春的汗水挥洒在那片黑土地上;是它们让我在懵懂的 时期学会了生产劳动的技能和生存的本领。它们形状各异的外观,它 们简单、实用、科学的劳动程序,它们派生出的丰富多彩、五花八门 的农活和逸闻趣事,都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,这或许就 是与西丰沟结下的不解之缘吧?

名称:镰刀
外观和用途:镰刀分夹把的和带裤的两种,刀头加上木把长度约 50 多公分。夹 把镰刀刀头较薄有弹性,呈月牙形,主要用于割麦子或谷子。带裤镰刀刀头刚硬 挺直,宁折不弯,用于割豆子或苞米,到了夏秋季节上山採木耳和蘑菇带上它既 可以清理荆棘还可以防身。夹把镰刀刃必须十分锋利,因为麦秸像草状较软,刀 若不快麦子就不下货,还会带出麦根来,所以割麦子是累膀子。带裤镰刀的锋利 程度相对差一些,豆秸发干发脆,割地时刀头贴地往回搂,左手同时迎着豆秸向 前推,这样连搂带掘(juě),豆秸就割倒在脚前,然后用脚背勾住豆秸向前趟 行,继续刀割、手掘、脚趟。由于豆棵比较矮小,所以割豆子累的是腰。割豆子 都要有“打头的”和“贴标的”,打头的也有“毛了”的时候,有时是为赶进度 主动“毛了”, 有时是被后面的人赶上来给撵“毛了”。“发毛”的场景很壮 观,个个是哈腰撅腚,手脚并用,争先恐后,所向披靡。所以割地这活儿打的是 突击战和歼灭战。割地都会随身带一块小磨石,歇气儿的时候掏出来,向上面吐 口唾沫,然后在刀刃上摩擦,这叫临阵磨枪不快也光。磨好之后还要试试刀口, 一个简单的方法是将镰刀放到头顶,如果头发能掛住镰刀,说明刀刃锋利,如果 在头发上打滑,就还要再磨磨。四队有个社员叫“懒于”的,据说也用此法试刀, 一不小心镰刀从头上滑下来,手没接住,刀头直落到鼻梁上……。我认识他的时 候他的鼻梁上已经留下一道永久的伤疤。

名称:锄头 外观和用途:锄头的头部是铁制,锄板类似扇形,最宽处 15 公分,锄板和锄裤 铆制,长 30 公分,锄杠长 150 公分,是无疤瘌疖子的椴木。锄头是一年四季中 伴随农民时间最长的劳动工具,从春季播种时刨埯、间苗,到夏季的除草、铲地、 背垄,再到上秋时的拿大草处处都离不开它。所以 “撸锄杠的”往往就成了农 民的代名词。铲地是一人抱一根垄,铲地时身体前倾跨步向前伸锄,在垄的两侧 下锄并往回拉锄,锄板要刹进土里,有草则锄草,没草则松土,然后锄头再伸到 垄台上用左右锄尖在豆苗间走“之”字形,剥离豆苗间的硬土,剔除豆苗间的杂 草。之后就是继续跨步伸锄重复以上动作。虽然劳动强度不是很大,但总是这一 套姿势一天干上十二三个小时,也会感觉十分枯燥和疲劳,所以铲地这活儿打的 是持久战和消耗战。铲地基本属于直体劳动,几个人在一起边铲边走,走走停停, 速度类似散步,这给人与人之间语言交流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。男人们谈论的大 多是天南地北、海阔天空、人间猎奇的趣事;妇女们所议论的多半就是张家长李 家短、房前屋后的琐事了。说到锄头,不能不说它的附带工具一一刮锄板,香烟 盒大小,铁片或木片制成,平时系在腰间。土地潮湿的时候铲地,一会儿锄背儿 上就挂上一层厚土,这就要用刮锄板将土刮掉,之后锄头再铲地又轻巧又刹土。

名称:叉子 外观和用途:叉头是钢制,宽 21 长 24 公分,4 个齿,蜡木杆叉把儿长 130 公 分。夏、秋季收割后在地里用它挑麦各子或谷各子来装车,豆地里的豆秸也必须 用它来挑装。脱谷的时候用它喂入、倒垛、清理豆秸。叉子自重轻,但是承重力 强,脱谷时叉起百十斤重的豆秸送上喂入台是经常的事。到了秋天马车拉地的时 候,为了多装,都要“搭跨”,就是用四根硬木杆固定在车板上,加宽车板的宽 度,两边各加 40 公分。装车也有学问,跟车的人将豆秸挑到车上,车老板用叉 子一层层摆放豆秸,豆秸之间互相咬住,四边四角不能耷拉头,最后装好的豆秸 车形状是上大下小的梯形结构。另外,在和泥脱大坯的时候叉子也是很好用的工 具,用它挖土不沾土,和泥不沾泥,挑一叉子泥往坯模子中间一倒,将坯模四角 用泥填实,再用手沾水抹平坯面,提起坯模子,一块坯就脱成了。脱下块坯之前 别忘了坯模子四周要刷水呦!

名称:木锨 外观和用途:木锨头是长方形,长 38 公分,宽 28 公分,锨面中部微微弯曲呈 弧形,木锨把长 130 公分,锨头和锨把都是用椴木制成。木锨是在场院中专用 来扬场的工具。扬场就是用木锨将谷物豆类迎风扬向空中,借助风力把粮食和杂 物分离出来,一般二、三级风最好。扬场应用的是惯性质量原理,以扬豆子为例, 用木锨将豆子扇面扬出的瞬间,木锨在空中要有一个刹车的动作,豆子迅速脱离 木锨,在同等出手速度下,质量重的豆子落在远处,其中石块、土块落得最远, 豆皮豆秸在风的作用下散落在近处,扫场的人再用扫帚将石块和杂物剥离出来。 上风头豆子最成熟饱满,用来留作种子,中段的豆子交公粮,下风头的豆子和破 碎半只好用来榨油了。四队扬场最好的要数原老三了,他不但会见风使舵,还会 编出各种花样,一会儿正手扬,一会儿反手扬,时而扬出个彩虹出世,时而扬出 个天女散花,动作是那样地协调和优美,我如同在街头观赏杂耍似的看着就是一 种艺术享受。

名称:钐刀 外观和用途:刀身约一米长,宽约 10 公分呈弧形,刀背黑色厚 0.8 公分左右, 刀刃白亮,非常薄和锋利,在阳光下刀光闪烁,寒气逼人。刀把是木把,长 180 公分,木把和刀面垂直,向刀背方向倾斜与刀面形成约 70 度夹角,刀刃向外。 刀刃不用磨,是用专用的小锤和小砧子颠出来。钐刀是打草的专用工具,打草时 手握住长木把的中部,如同撑杆跳的握杆姿势,保证刀面成水平状态,面对草场 转动身体带动手臂,屈腿扭臀做圆弧形挥动,挥动速度不能太快且要有节奏感。 挥动一次草向一个方向大片倒下,然后向前垫步,做二次挥动。四队有个社员叫 小董,30 多岁,个头不高,人长得瘦小,尖嘴猴腮,两颗黄门牙不齐还向外呲 呲着,烟瘾特大,卷的旱烟手指头粗细,说他像抽大烟的一点都不为过。别看他 其貌不扬,割地、打草都是好手,算得上是庄稼把式。一次打草我向他请教如何 抡好钐刀,他讲了上面几个基本要领,最后补充一句:“再把你的两个揽子(男 人的睾丸)悠荡起来,这钐刀就算抡好了”。细细一品,还真是那么回事儿,这 话让我记住一辈子。看来,抡钐刀打草这活儿绝对是男人的专利。

名称:戗锯 外观和用途:钢片制作锯身,长度 1.8 米,上宽下窄,最宽处 20 多公分。戗锯 是顺锯,左中右掰料。好柞木破成方料做车辕子,或破成板料铺马号地板。破成 2 寸厚的板料时,先在地面将圆木剥去树皮,用刨锛把一侧刨成平面,然后架到 一个两米高的木架上,平面向下,架上架下各一人上下拉扯戗锯,架上的人负责 看线,架下的人出力不说还净吃锯末子。马号地板长年沤在马粪马尿中,再加上 马连蹬带踏,不用好料是不行的。四队马号是人和牲口的集散地,同时兼队部, 四队的饲养员我记得当年有个“老孙头”,眼睛挺大,一脸灰白的络腮胡子。老 孙头工作兢兢业业,每天负责喂马、清理马粪马尿。队里早上派工、晚间开会、 年终评工分都在马号进行,每次屋里都造得乱七八糟,人一散老孙头就将屋子拾 掇得利利索索。马号的火炕常年都是热乎的,他半夜还要给马吃小灶,马不吃夜 草不肥嘛。另外他对每匹马的脾气秉性也了如指掌,哪匹儿马夜里跳槽子啦,开 春的时候哪匹客马反群啦,老孙头第二天都会跟车老板交待,让他们多加关照。

名称:快马子锯 外观和用途:长 1.5 米,两头对称,中间呈圆弧形,锯身钢片制作。快马子锯是 截锯,左右掰料。主要用来上山伐木,或在村里将树截成段打柈子用。伐树时, 先要判断树可能倾倒的方向,然后在预倾倒侧开下锯,林管所要求锯口离地面不 能太高,有时在林子里看到有半米多高的树桩子,多半都是滥砍滥伐造成的。下 锯一般离地 20 公分左右,锯到大约树直径的三分之一处时,再到下锯口的对面 开上锯,上锯口要高于下锯口 5 至 8 公分,锯到接近下锯口时,会听到锯口处 “嘎嘎”作响,这是树要倾倒发出的信号,此时迅速抽出锯,身体后撤,高呼“顺 山倒”通知附近的伐木人。有时即使锯过下锯口树也没有倾倒的意思,也要抽出 锯,借助外力小心将树扳倒。伐完树后林管所也有要求,必须把现场清理干净, 砍下的树头树杈要顺序码放成一个一个的树头堆,就地自然腐烂。伐倒的树截成 3 米的树段,装马爬犁拉回来。有一年夏天雨过天晴之后,我和张﹟秀(小迷糊) 上山採木耳。专找二、三年的柞木树头堆,因为当年放倒的树头堆是不长木耳的。 掀开碗口粗的柞树杈,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木耳。我们採了半面袋子木耳,拿 出一半儿来到村西头儿(小西山脚下)的小饭馆,花钱让大师傅加肉炒了,然后 全部吃光。当时还要了白酒,喝的是昏昏欲睡。

名称:斧子 外观和用途:斧头钢制 8×15 公分,斧背厚度 5 公分,硬木把长 90 公分。上山 伐木主要用来清理树杈,更多是用来冬天在村里打柈子。从山里伐下不成材的树 都打成柈子做烧材。先用快马子锯将树锯成 60 多公分长的一个个树墩,然后用 斧子将每个树墩劈出十来块的大柈子。说是劈,实际是连劈带震,因为冬天树里 的木浆都冻住发脆,顺着木纹劈,一震就开。打好的柈子码成 1 米高,5 米长的 柈子垛,称作“一溜柈子”。当时一溜柈子是五块钱,卖给社员和知青做烧材取 暖。知青宿舍炉子是用砖砌成,80 公分高,上面是炉盖子,见方的炉膛中间没 有炉箅子,先点燃豆秸做底火,再掀开炉盖直接将柈子扔进炉膛,火着起来屋子 热的快,火灭凉的也快。打柈子有时会在树中劈出一种虫子,叫蛤虫,一寸多长, 小手指粗,乳白色,在桦木中居多。后来查资料才知道它是一种叫天牛虫的幼虫, 是森林的天敌。劈出蛤虫后把它放到兜里攒起来,歇气儿的时候再将它放到炉盘 上烤,烤到吱吱作响,外焦里嫩,吃着又香又极富营养,味道和蚕蛹差不多,属 于高蛋白。

名称:冰穿子、钩杆子和导杆 外观和用途:它们是打冬网的工具。冰穿子是用来凿冰窟窿的主要工具,它高约 1.1 米,下端用铁打造成四楞尖锥体,与锥体相接的圆木桩上端较粗,直径约 12 公分,上端镶有横木把手,双手握住它上下运动冰穿子;钩杆子长约 2.5 米,圆 木杆直径约 6、7 公分粗,钩子部分是用中指粗细的四棱铁筋弯成 U 型,再焊上 铁裤与圆木杆相连,它是用来在水下勾住导杆并向前运动导杆的工具;导杆,用 独根硬木杆修制而成,长约 7 米,末端较粗直径 8 公分左右,前端稍细并修成 圆头,导杆通过导线连接渔网,然后用钩杆子传送导杆带动渔网前行。入网口和 出网口凿在河道中心,相距七八十米,河道两侧各有十几个冰眼用来传送导杆。 鱼把式两人一组,每人手持一个钩杆子,然后将两个导杆带着渔网从入网口分别 下水。由于导杆要完全在冰面下运行,所以每一侧的两个鱼把式都要相互配合, 利用冰眼完成穿针引线的工作。 一次穿针引线过程可归纳出这样几个基本动作, 一是穿杆接杆(穿针);二是勾线带网纲(引线);三是拽网见浮漂。不断重复这几 个动作,两个导杆在一小时内穿过全部冰眼,最后带着渔网汇集在出网口,此时 就可以奋力拉网出鱼了。

名称:铡刀 外观和用途:刀身长 90 公分,宽 12 公分,刀背厚 1.2 公分,刀体下是一个木 头基座,一根铁栓穿过基座将刀体固定,形成一个支点,铡刀应用的是杠杆力的 原理。磨刀的时候需将铁栓抽出,然后卸下刀身。铡刀主要用来铡喂牲口的草料、 脱坯、和泥用草、给苫房草齐头等等。铡刀是两个人操作,一般是由有经验的长 者负责向刀口喂入,控制进草的位置和长度,精神要高度集中,如不小心手指头 就有被铡掉的危险。另一人只管握住刀把,进草后用力下压就是了。有一次村里 一个资深社员家盖新房,我去捞忙,用铡刀给苫房草齐头。苫房草事先打成小捆 扎紧,我用铡刀铡去根部形成齐面,然后由捞忙的人将苫房草甩到房上。房上有 专人苫房,先由房檐开始一层层往上铺,并不时地用一尺多长木制的拍板子敲打, 将草拍实,让根部形成斜面。最后铺到房脊编花收口就算大功告成。盖新房一般 都要杀猪,到了中午款待捞忙的人们,猪血肠是一道招牌菜。另外,大碗儿喝酒, 大块儿吃肉,大锅炒鸡蛋,白花花的大馒头管够儿吃,真是够解馋的了。

名称:豆饼刀 外观和用途:刀身钢制长 18 公分,宽 8 公分,和普通菜刀大小差不多,两头带 木把,主要用来在马号削豆饼。豆饼是榨油过程中形成的下脚料,是喂马的精饲 料。在油坊出来的豆饼称作生豆饼,削豆饼之前要将生豆饼在炉盘上烤熟。豆饼 呈圆形,直径约 60 公分,厚 4--5 公分,重 30 多斤。削豆饼时先将豆饼立起, 两腿夹住豆饼,用豆饼刀顺着圆的切线方向朝下削,厚度 1 公分左右。削数刀后 形成一个直边,然后放到一个马凳上,马凳上面楔着两个木桩,是专为夹豆饼的, 把豆饼直边向下放上去,双腿跨在马凳上继续切削,直到削完为止。切好的豆饼 必需用水浸泡然后备用,喂马时候将泡好的豆饼和谷草搅拌均匀,就是上等的草 料,如不泡发好就喂,很容易胀死马。在削豆饼过程中,熟豆饼散发出阵阵香味 儿,我忍不住时就把豆饼片儿放到嘴里一块一块品尝,味道比食堂的大饼子还要 好吃。

名称:玉米钎子 外观和用途:剥苞米皮子的专用工具,长 12 公分,宽 2 公分,竹片制作,使用 时将绳套套在中指上,钎子握在手心不会滑落。剥苞米农活是在大地里进行,首 先要“抱铺(Pū)子”,把割倒的苞米秸抱到一个个的大堆,然后两人一组一 个堆一个堆的“扒铺子”,即剥苞米。拿起一穗带苞米秸的苞米,用钎子刺穿苞 米的外衣,手捏住钎子上的苞米皮向外扯,苞米皮被剥下一半,再用另一只手扯 下另一半,然后齐根儿从苞米秸上掰下苞米棒子,一个裸体苞米就现身了,一般 一棵苞米秸只长一个苞米,所以剥起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。剥好的裸体苞米一堆 堆地放在“铺子”旁边,最后用带围子的马车拉走,拉到场院后再用玉米脱粒机 将苞米粒分离出来。社员自家的苞米是用玉米穿子将裸苞米豁出一道沟,然后手 工搓下苞米粒。那时候西丰的烧柴十分充足,所以,留在地里的苞米秸也没人要, 秋收之后直接就地燃烧成草木灰做肥料了。

名称:麻袋 外观和用途:麻袋是储存和承运粮食的工具。国标麻袋印有“中粮”二字,长 107 公分,宽 74 公分,西丰主要使用的就是这种麻袋,“中粮”麻袋装豆子扎 口重量为 220 斤左右。当时还有一种麻袋,在麻袋垂直方向有两道深色绿杠, 称作“大绿杠”,比中粮麻袋长出一截,它装豆子扎口重量有 250 多斤。说到 麻袋就必须说扛麻袋,扛麻袋是要有技巧的。按姿势分有“大肩儿”和“小肩儿”, 右肩扛为“大肩儿”,左肩扛为“小肩儿”,按麻袋的方向分有“立肩儿”和“扁 肩儿”。两个人抬起麻袋搭肩叫“发肩儿”,“发肩儿”的时候扛麻袋的人要“钻 肩儿”、“拱肩儿”,扛起走几步如果麻袋重心不稳就要“窜肩儿”,“窜肩儿” 是这样:如果是扛“大肩儿”,停下脚步,抬起右腿的同时,左脚向后垫半脚步, 一般两次就能调好麻袋的重心。交公粮时麻袋都是在马车上敞口“立肩儿”上粮 囤,头上围一块一米见方的布叫“搭拎”,防止灰土钻进脖子里。交公粮前在场 院的年轻人都要展示一下力量,这里有两个的方法,一是“扳秤”,一台磅秤, 放上相应的秤砣,扳秤人蹲在磅秤上,用手扳住磅秤的底座,腰腿一同发力向上 扳,秤杆如果能抬起就是扳动的重量,力气大的扳起几百斤应该不是问题。二是 单人徒手平地扛麻袋,这是车老板的必修课,如果运输途中,麻袋掉落地上,又 没有跟车的人,就要用此方法了。其要领是:将麻袋从地上立起,胸部抵住袋口, 双手下探扣住麻袋的底部的两个角,双膝顶住麻袋中部,手发力向上搬麻袋,身 体后坐,将麻袋撅起到大腿上,此时袋口朝下,然后双手松开麻袋的两个角,迅 速抱住麻袋在胸前,一边直起双腿一边蹿动麻袋直到肩上。

名称:绞椎、绞棒和牛鞅子 外观和用途:绞椎长 90 公分,上端直径 12 公分,下端呈椎体,一般由椴木或 桦木制成。绞棒长是 100 公分,直径 6 公分的硬木杆。牛鞅子长约 60 公分,由 天然的硬木枝杈修制而成,牛鞅子通常是牛扛在肩上拉车的用的,在这里它们组 合在一起,构成了在马车上紧固大绳的专用工具。牛鞅子平时用两根粗绳子悬挂 在马车的后辕子上,绞椎绞棒随车携带。前面说到拉地的时候,马车装载到相当 的高度,就需要用大绳将豆秸固定,防止运输途中散包。首先将大绳的两端分别 系在马车前辕子上,将绳套跨过豆秸甩到车后部,然后贴紧豆秸提起牛鞅子,将 绞椎对着牛鞅子的凹槽处水平方向插入豆秸垛,深度为绞椎的三分之二,然后在 绞椎的三分之一处顺时针缠绕大绳,缠到只剩下绳套,再将绞棒插入绳套与绞椎 垂直,以绞椎为轴,顺时针转动绞棒,绳子就围着绞椎缠绕。当绞棒转绕不动了, 在牛鞅子上有一个小绳套,将绞棒的一端套住防止它反弹。通过这一系列的动作, 大绳基本就紧刹好了。马车如果遇到沟沟坎坎任凭颠簸,豆秸也不会散落。

名称:点葫芦 外观和用途:播种的专用工具,它由四部分组成:一是布袋装豆种子用,形状像 红军的干粮袋,长约 80 公分;二是方形木筒,豆子下滑的通道,用长 60 公分 的木板钉成 8 公分见方的方筒,在方筒里面的底部每隔 10 公分钉一个半圆形的 横木条,形状就像现在马路上的减速带,横木条的作用就是为降低豆子的下滑速 度,看来,减速带的原理在几十年前的农村就已经应用了;三是糜子,平面绑贴 在方筒出口处,超过出口 10 公分,它的作用是让豆种播撒时均匀分布;四是点 击棒,一尺多长,直径 3 公分的硬木棒,用它敲击木筒震动豆子下滑。播种时用 犁杖将垄台豁出沟,把点葫芦布袋搭在两肩和脖子上,左手握住方筒的出口位置, 对着沟边走边敲击。和点葫芦配套的农活是“踩格子”,播种完之后用拉耙将种 子用土掩埋,然后就需要人工将垄台的土踩实。“踩格子”一般两人一组,脚穿 鞋底宽大的棉靰鞡,第一人先迈小步前行,每一步中间留一个脚的空档;第二人 紧随其后每一步踩留下的空档处,在垄台上行走也不容易,为了掌握平衡手中都 要拄个拐杖,迈着小步走一天也是很疲劳的。

名称:链马扣 外观和用途:链马扣严格说不是工具,它是一种绳子打成的结。它的特点是系扣 解扣方便,不松扣和缓扣,更主要的是它系出的绳套子不会因为绳子的拉拽收缩 或扩大,所以,用链马扣拴马脖子,不会造成勒死马的情况。马身上披挂很多, 什么肚带、鞍子、秋子、套包、夹板等,车老板是拴绳系扣的行家,能系出五花 八门的扣,如活扣、死扣、猪蹄扣、链马扣、老爷们儿扣等等。老板子出车的时 候身上都带一把能折叠的牛角刀,马身上绳绳套套多,用牛角穿皮套、锁绳子头 极为方便,特殊情况下如果马车拉货掉到沟里把马压住了,就需要用刀迅速割断 束缚马的绳套,把马解救出来。马车用客马驾辕居多,主要是其性情比较温顺。 儿马脾气刚烈,用来拉帮套 ,一般都拴成外套,上坡过岗车老板的皮鞭都会重 重地落在儿马的身上。马需要人来驯服使之成为工具,征服和驾驭是男人的天性, 当年杨宝生牵着大种马威风地走在西丰大道上,车老板挥着鞭子,口中吆喝着 “嘚,驾,喔,吁”赶着马车呼啸而过的时候,都体现了男人对这种天性的满足。 但是也有难以驯服的,四队有一匹儿马叫“白鼻梁子”,你用鞭子抽它,它就尥 蹶子,“二老马”就是在调教它的时候被它抽冷子踢断了肠子。我当年除了干地 里的农活,就愿意跟车当力工。有一次跟王世贵出车,学会了系链马扣,在他打 瞌睡时侯接过长鞭当了一回马车驾驶员,那感觉比现在开奔驰和宝马还要体面和 风光。返城之后链马扣的系法我偶尔也会使用,比如栓狗、拉车、在家绑晾衣绳 都会用到它,可以说是一日学成受益终生啊!

结束语: 刀叉斧锄伴青春, 劳动程序印象深, 看图说话忆往事, 西丰山水养育人。
作者:吉页 2016 年 1 月
一 辈子活得就是这一颗人心!
但是善良,要有个度,因为总有人利用你的善良伤害你。 人善,人欺,天不欺;人好,心好,有好报 为人行善,你把善良给对了人,别人就会对你感恩;

为人行善,你把善良给错了人,那么别人就会让你寒心。 真心待人,你把心软给对了人,别人会感谢你情深意重; 真心待人,你把心软给错了人,那就会让你痛心疾首。 心软做人,你把宽容给对了人,别人会对你热忱款待; 心软做人,你把宽容给错了人,别人就会让你窝心难受。 人善,人欺,天不欺;人好,心好,有好报 你做人谦让可以,但要看情况, 如果遇到善解人意的人,那么就会各退一步; 如果遇到得寸进尺的人,那么就会更近一步。 你待人善良可以,但要看什么样的人, 如果遇到有良心的人,他就会知恩图报; 如果遇到没良心的人,他就会卸磨杀驴。 人善,人欺,天不欺;人好,心好,有好报 现实这么的残酷,别想拿什么装无辜。 改变不了的事就别太在意,太在意只会让自己更伤心, 留不住的人就试着学会放弃,强行留下,也是留下人,却留不住心, 受了伤的心就尽力自愈,没有人会替你治疗, 活在世上,除了生死,都是小事,别为难自己。
04、淑女就是未进化的比卡丘。绅士就是披着羊毛的狼。 想在朋友圈文雅地爆粗,这些句子最适合不过了 05、世界上的脑残这么多,可是你却成了其中的佼佼者。 06、谢你抢了我对象,让我知道他是人模狗样。

07、生下来的人没有怕死的,怕死的都没生下来,所以谁都别装横! 08、我的心就算是驴肝肺,也足以喂饱一条狗的胃了。 想在朋友圈文雅地爆粗,这些句子最适合不过了 09、勃起不是万能的,但不能勃起却是万万都不能的! 10、过去一直喜欢她的胸怀宽广,其实那也无非是一片飞机场! 11、长得真有创意,活得真有勇气! 12、大哥,把你脸上的分辨率调低点好吗? 想在朋友圈文雅地爆粗,这些句子最适合不过了 13、谁骂我傻 B 我跟谁好,我就喜欢和 2B 交朋友。 14、你若废我现在,我必废你将来。 15、承诺,就像放屁,当时惊天动地,过后苍白无力。
排在第一的是工作群,缓存 1.1G 这个群刚组建的时候,大家聊得很热乎。办公室里压抑的焦虑,都在这里得到了释放。可是自从有领导进群后,大家就开始有点忌惮,真正扯闲篇的越来越少。群里的内容,要么是组织
活动时,大家言不由衷的狂欢;要么是领导发话的时候,大家无精打采的应付。其余时间,冷清僻静。 群里真正占空间的都是同事们传的一些共享模板,集体活动照片和公司精神文件。虽然都是一些空而无用的东西,但在需要它们的时候,找起来很头疼。 思考良久,觉得还是算了,有点危险,这个不能删。 排在第二的是女朋友,缓存 825M 我是在一次聚会时要到她微信的。刚开始聊天的时候,我们都很谨慎,每一句话都是小心翼翼。由段子和查户口式的问答组成的聊天内容,记录了我们从开始到熟悉的全过程。从某一句
话开始,我们聊得越来越投机,也悄然地走进了彼此的内心。一个深夜,我向她表白。过了许久,她答应了我。我现在还能想起那个激动得睡不着的夜晚。 谈恋爱以来,我们几乎每天都有聊天。刚开始是从早聊到晚,彼此都充满了新鲜感。我们聊生活,聊工作,谈梦想,谈人生,忆童年,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。后来我们住到了一起,每
天都可以见面了,聊的内容精简到“回不回来吃饭”和“你死哪去了”. 虽然我们现在聊天的话题越来越少,但是它像一本字典,记录着我们第一次聊天、第一次约会、第一次表白、第一次见父母、第一次吵架等的时间。哪一天她质问我某一个重要的日子,
我还有这样一数据库来备查,不至于会死得太难看。 显然,这个是救命法宝,千万不能删。 再往后的都是好朋友,缓存 200~300M 不等

有的是同学,有的是生活中认识的。我们无话不谈,都是借钱时说一声,马上支付宝就能弹出收款信息的朋友。平常相互喊一声,就可以出来吃肉喝酒。有话我们一般都在夜宵桌上讲, 很少会在微信上腻歪。
所以,这些都是百宝箱,最好也不删。 排在第十的老妈,缓存 82M 我完全想不到老妈竟然给我发过这么多消息,明明我教会她玩微信还不到半年。平常我们基本都不用微信聊天,有事情都是打电话。现在想想,我们连电话都打得很少,一个月也就那么 两次吧。 可这 82M 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呢?它就像一个黑匣子,记着一段故事。而我就像一个失忆者,印象里没有半点头绪。 我突然想起三个月前,老妈给我发过养生文章。一天三四条,内容都是《上班族千万不要吃它,太可怕了!》或者《绿豆才是治脊椎的灵丹妙药》之类。我觉得这些太幼稚太无聊了,当 时果断给她的消息设置了防干扰,换来了几个月的清静。所以,如今让我去想老妈究竟发过什么,大脑里是一片空白。 不用想,这 82M 无非都是一些朋友圈谣言。这个可以删! 当我刚准备去点的时候,手机用完最后 1%的电,关机了。 充了电重新开机后,微信可以直接打开。反正没事干,我点开老妈的窗口,往上翻,从第一条消息看起。 半年前,老妈给我发了第一条微信,只有两个字,叫的是我小名。那是在过年的时候,我教她玩微信,教她打字,她在窗口折腾了七八分钟,才打出我的名字。还是我帮她点的发送。 第二条消息是在今年三月份。那时候我已经离开家,出来上班了。内容依然是我的小名。距离我教她发第一条消息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。她竟然没有打错,实在难得!当时我给她回了一 个笑脸。 第三条和第四条发的都是语音。显示的状态竟然都是红色的未听消息,一看时间都是上午的上班时间。怪不得那一阵,老妈打电话问我是不是上班很忙,我说没有啊。他们不信。原来她 是根据这个推断的。 后来发的消息又变成简短的文字消息了。比如“吃饭没”,“睡了?”“下班没?”之类的。文字简单,是她能够独立完成的内容,而且又不会吵到我。 但是,我都没有回复她! 持续了好多天后,她开始转发朋友圈的养生文章给我。各种针对上班族调养的“神奇秘方”,都是她特地为我搜集的。我也是从那之后,开始设置她的消息免打扰了。她满心热忱地把一些好 东西发给我,而我一条都没有点开过。 记得那段时间她还打电话问我,她的手机是不是坏了? 过去四五年,我曾频繁接到过她这样的电话。当时我没等她说完,就不耐烦地告诉她,如果是手机铃声小了,就按侧面有“+”字标志的那个键,多按几次,铃声就大了。如果是手机字变小 了,肯定是动了哪里,不过不要紧,你点桌面上的设置,然后…… 我吧啦吧啦地把常见的几个问题又向她重申了一遍,却不知道她这次可能想问我的是:为什么她给我发消息,总得不到回应。 老妈连续给我发了两个月的链接后,开始给我发照片了。最开始拍的是家里的现状,窗外的街景,后来拍我小时候的相册,我以前的玩具。我仿佛看到她忙完家务,无聊拿着手机拍来拍 去的情景。她满心欢喜地把照片发给我,可是都像发进了一个黑洞,得不到我的一点反馈。 老妈以前不会发信息,只会跟我打电话,可我每回都跟她讲不了几句。后来她听说年轻人喜欢聊微信,就叫我教她。我虽然教了她微信,但却设置了免打扰,活生生地把微信变成了一个 留言箱。

当微信存储空间不足的时候,我第一个想要清除的,就是这个我几个月未曾打开过的留言箱。如果不是因为手机没电关机,我可能永远都看不到这些内容。翻完这半年的聊天记录后,我 已经泪流满面。
我曾经在网上看过一个地震幸存者写的一段话: 我人生的第一个手机还在,诺基亚 1208,里面的倒数第二条是她发给我的。接收时间是 2008 年 5 月 12 日 12 点 46 分 22 秒:真希望快点考完,累死了。我回的,“我也是。这边比北川还 要累。” 最后一条是妈妈发给我的。接收时间 2008 年 5 月 12 日 18 点 52 分 07 秒:强娃子,你要听话哈,妈挺不住了。这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,从此再也没见到过。 我已经买了 20 个全新的诺基亚 1208,作为我第一个手机配件的供应。我能把这个手机拆卸成零件再组装上去。我要在有生之年都要这个手机能开机看到这两条短信。 当时我看了后很感动。灾难让他与母亲永远地告别了,一条短信是他们间唯一的联系。他苦苦守护着今生最贵重的东西。而我,却差点随手删掉了。我曾有很多和老妈聊天的机会,却一 点都不知道珍惜。




友情链接: year2525网 工作范文网 QS-ISP 138资料网 528200 工作范文网 baothai 表格模版